• 会员登陆
  • 用户名:
  • 密码:

美国私立中学安多佛是如何招生的

发布时间:2018-08-15

  金融及保险专业人士:仅在2014年,Jim Venture介绍,安多佛每年大约收到250份来自中国学生的申请,其中只有四分之一学生的英语达到安多佛入学标准;这60-70名英语合格的申请人中,最终只有最优秀的2-3人被录取。Jim Venture特别提到,如果不做额外的语言训练,一般中国学生的英文没法跟上安多佛的英文课。
 
  安多佛在中国的招生网络,建立在校友和家长的基础上。Jim Venture说,该校海外招生不会依赖任何一个海外中介机构。在接受申请后,学生一般要提交分别来自英语老师和数学老师的推荐信,还会要求父母写推荐信,以便了解学生的家庭环境。对于现在来自中国的学生,Jim Venture的印象是“兴趣比以前更广泛了,以前大多数申请者都是科学或是数学比较强,现在多元化了许多”。他也坦承,在中国招收的学生几乎都来自富裕家庭。
 
  但无论是海外招生还是本土招生,家庭背景永远不会在学生录取前影响招生官的判断。“盲招”是安多佛特有的招生准则,即不考虑学生能不能付得起学费,只要符合标准就招。
 

  安多佛老师在草地上给学生上课
 
  安多佛作为一所美国老牌名校,每年在中国的招生数量一直极少,Jim Venture已经在安多佛工作了26年,作为招生官,他的工作主要是面试学生以及他们的家长,同时他也是助学金项目的负责人,招生委员会的资深成员,负责规划从头开始的整个招生流程,以及调用学校资源参与整个招生流程中。
 
  我们在实地探访安多佛的时候碰巧他在外出差,于是我们在电话里聊了一个小时。他对中国学生印象极好,“从未对任意一个中国来的小孩失望,使得我们在选择上很小心,也很困难,但我们永远不知疲倦。”

  
  我们希望学生善良、有“终生求知欲”
 
  Q:您能解释下什么叫“调用学校的资源”进行招生?难道招生不是一个办公室的事情吗?

  J:你可能已经知道,多元化是我们选择学生的一个重要标准。因此我们在挑选学生时会衡量他们的各个方面,不会简单地盯着几项指标。我们比较关注申请人在她的特定背景里的一切信息。我们要的学生是从身体到性格都能适应有挑战性快节奏的课程。他们有学习的激情,善于定下明确目标并实现它。对于“调用学校资源”,是因为我们的招生过程会牵涉到许多的教职员工,每一份学生申请,我们都会阅读5次。
 
  Q:是不同的人阅读5次吗?你们如何实现?
 
  J:是不同的人。我们在设计流程上要保证所有的申请是由5个不同的人阅读的。
 
  头两个人是学校的老师,他们是“教师裁判组”的成员,我们专门训练过他们如何看申请材料。他们要到我们招生办来阅读材料,现在都是电子版。所以他们可以在iPad上看,也可以在电脑上看,就像看一本书。看完材料后,他们进行学术打分。有0-6,六档评分标准。6是最好的,0就不太好。这和我们平时上课的评分系统是一样的,所以老师们不会觉得有什么不适应。
 
  材料是随时发给老师们的,“教师裁判组”成员由许多不同科目老师组成,比如英语和数学、科学和世界语言、体育和健康小组(healthteam)……代表了各自的不同领域。他们读完材料后还要秘密投票,以表达他们的意见。0-6的评分主要是根据学术成绩确定的,但投票是依据学生在申请材料里体现出的性格。
 
  Q:有多少人在这个“教师裁判组”里?
 
  J:70个。他们也会帮助我们面试学生。我们每年会有差不多3100个面试。这些面试不光在学校里进行,还有校外的。
 
  校内的面试由“教师裁判组”还有招生委员会的老师负责,校外的面试由差不多900个校友代表在世界各地进行,他们会提供面试的报告。
 
  “教师裁判组”的工作是提供一个学术评分和个人投票以及一段评语。评语是写对这个申请人的个人感觉。这些评语是完全秘密的。那900个校友代表有权面试,有权推荐学生,但他们是没有投票权的。“教师裁判组”里也有不同的等级。我们有一些指定的核心审阅者。一个核心成员要阅读150份左右的材料,而一个一般审阅者只要阅读50-75份材料。当然,这也取决于他们的时间以及他们配合我们工作的意愿。

  Q:刚刚说到每份申请材料需要五个人看,现在有两个了,剩下三个呢?
 
  J:第三个阅读者是面试的人。那可以是一个老师,一个参加阅读申请的人,也可以是招生办公室的成员。但校友面试官是没有权力阅读申请材料的。他们只有权力面试,其他的投票,阅读申请等都是由学校教员完成的。我们的教员也要负责阅读这些所有被校友代表面试过的申请学生的材料。第四个阅读者,我们叫“额外的人”。举个例子,所有9年级寄宿男生的材料由一个人看,所有9年级寄宿女生的材料由另一个人看。
 
  第五个阅读者是招生办主任,也就是我,我会看所有的材料,也会看其他所有人的评语、投票和打分,然后我再投票。这些流程全都是数字化处理的。但我投的这一票从效力上来说和其他人是一样的,不会比他们更重要。
 
  然后我们会统计投票,那些大部分得到5分或者6分的会进入第一轮初选。第一轮的学生往往会比我们预计招生的要多,在第二轮我们会再把他们的材料全部看一遍,接着我们会着手筛选一些学生,开始将他们归类,我们会平等看他们所有的方面。
 
  Q:你们看中学生的哪些品质?

  J:最重要的两项是“善良”和“学习的激情”。这是一个十分多元化,无论是社会经济还是种族、地区、国籍都很多元化的群体,学生必须要能接受并尊重彼此的不同。安多佛的校训是“NonsiQi”,也就是“不自私”,善良这个品质对于学生融入安多佛群体来说很重要。
 
  热爱学习,学有所长并追随自己的激情也很重要。我们要寻找拥有这些特质的学生,并将他们分类。那些进入第一轮的学生,但对我们来说很难被归类的我们就会将他们放进“等待名单”,这个名单一般来说不会很长。这就是我们招生的整个流程,涉及到许多教员和招生办成员。
 
  Q:学校老师作为“教师裁判组”成员的身份是公开的吗?
 
  J:不是,我们不会对外公开他们的身份,是秘密的。而且他们是每年轮换的。

 

  安多佛校园里的钟楼和铜雕

  Q:你们很看重“善良”,但是要如何从申请材料里看出“善良”?
 
  J:有许多方法可以看出这一点。再强调一下,这是和学生的背景息息相关的。善良,可以是老师的评价,说他总是愿意帮助别人,他或许是班级里第一名,但他很愿意帮助同学解答家庭作业的难题。善良不是说你做了社区服务就代表你善良,而是反映了一个人精神上的慷慨。慷慨,是善良的核心精神,那是我说的善良。我们会看他的老师怎么说,学校怎么说,和他熟悉的人怎么说,以及他们在essay里都写了什么。
 
  打个比方,有许多文章写的都是家庭生活,家里有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忽然搬家了,他们帮助他们的家人适应一个新环境;或是家里有老人,帮助他们的长辈;或是在父母下班之前,做好饭铺好桌子。有时候,这种描写家庭生活的朴实的文章最能看出我们所说的慷慨,和善良。
 
  Q:在中国,我知道的情况是,如果一个学生要申请国外的学校,他请她的老师帮她写评语,一般来说,这个老师一般都会说学生的好话,但有时候并非完全客观和真实。你怎么看?
 
  J:有时候是可以从他们的活动看出来的。比如说,从活动可以看出来他们能自由支配时间时会不会花时间在一些事情上。比如说,在课堂上或其他场合,当他们和别人合作完成事情它们如何表现。我觉得在申请和面试,有很多方面可以考察这些品质。我觉得我们在考察这些安多佛品质的时候是十分具有洞察力的。
 

  安多佛愉快的课堂氛围
 
  Q:你们怎样在面试里考察一个学生?你们会问哪些问题?
 
  J:我们做的,嗯,是寻找那些已经在某个领域取得卓越成绩的学生。我们会评估他们的个人标准。他们在追求卓越吗?他们是否已经获得和他们的潜力相对应的能力?他们是否有良好的心态和意愿去运用他们的才能(做好事)?我们的目标不是寻找那些“传统学者”,或是训练学生成为“传统学者”。比如,我们的学生们需要理解,如何像一个生物学家那样思考,这和历史学家的思考方式有什么不同。我们希望学生拥有“终生求知欲”。
 
  在面试中,我们主要是和学生聊聊天,而不是问他们一系列的问题,一般会从介绍学校开始,问他们是谁,从哪来,再慢慢展开对话。
 
  聊天的内容会和他们的兴趣有关。他们以上上课上什么,了解他们所在的环境是如何塑造他们的。我们希望努力发掘出学生最真实的一面。我们去见学生和家长,努力发现学生身上是否有我们要找的品质,以及他是否有学习的激情,能否在竞争激烈的学术环境下存活以及他们是否有慷慨的品性。
 

 
  安多佛学生组成的小乐队,他们在宿舍区的公共区域练吉他
 
  Q:面试对于考察一个学生,最终录取的整个过程中,有多重要?
 
  J:怎么说呢,你很难有一个糟糕的面试经历。我们不会“创造”出糟糕的面试经历。大多数面试都是轻松愉快的。差不多2/3的面试在校园内进行,剩下1/3在校外进行。我们要确保在面试经历中,我们和学生双向了解。
 
  所以我们要给面试官一定的培训,确保面试的谈话富有成效,给对方留下好印象,也很有信息量。面试信息是极其重要的一部分,但学生自己是没法判断你的面试究竟好还是不好。我们从面试中获取信息,很重要的是确保这个学生适合安多佛并能融入这个群体。你知道美国有许多寄宿学校,他们各有不同,不同的学生群体,不同的招生标准,不同的个性。在安多佛,我们看重善良,看重知识,看重求知欲。我们试图在面试中能看到这些。
 
  最近学校出了一个报道,是说75%申请安多佛的学生在学业上是达标的,也就是3/4的学生申请时成绩是够格的。我们做的就是更多了解一个学生,发掘他是谁。在安多佛,我们的学生有许多机会,全球教育,奖学金,我们要找那些在某一领域野心勃勃的学生,但他们必须明白得到这些机会的同时意味着责任。对他们而言,通过教育更好地自我实现,以及服务世界是他们真正的责任。所以我认为我们的招生办公室其实是个投资公司。我们在我们的学生身上投资。我们有许多金钱的捐赠,我们真正的捐助是我们的学生。
 

 
  海外招生中,我们依赖的是校友和家长
  
  安多佛新学期第一天,高年级学生会带新入学的学生一起参加集会,并比出安多佛传统的手势

  Q:你刚刚提到成绩标准。那么你们对申请的学生有一个明确的成绩标准吗?低于这条线就不予考虑了?
 
  J:是的。他们必须是全A,或者偶尔有几个Q。让我这么说吧,在我们招生的过程中,我们会努力了解学生的背景和他们所处的环境,再去衡量他们的成绩。
 
  Q:我觉得这对国际学生尤其重要。

  J:没错,生活是不一样的。我们要衡量一个学生在他的环境里能否利用所有的机会,最大程度地发展自己。所以一个学生如果他更自主,更有自己的想法,会比那些只是遵循父母道路的孩子更有吸引力。他们会自我激励,在安多佛的环境里会成长很快。
 
  我给你讲个故事,我们在波斯尼亚贫民窟里找到一个学生。他那时已经有整整一年没有上学。我们很难得到他的分数,所以我们更看重他的态度,从他的角度审视他生活的环境,和悲惨的生活。我们找到他是因为他的姐姐被带到马塞诸萨波士顿综合医院做手术,她在波斯尼亚萨拉热窝战争中受伤。他姐姐做完手术后在这里养伤,我们恰好认识了他。他是个十分聪明的学生,只是没有上学。他在安多佛上了一年后,我们又提供给他一年的后高中课程。我们每一个年级都招学生:9年级、10年级、11年级、12年级和后高中课程。他的升学导师认为他十分有潜力,于是训练他参加标准化考试,比如SAT,他考得很好。他只是从来没被训练过。当他毕业后,他进了一所美国大学。
 
  Q:你们找到了这个学生并且录取了他。这带来一个问题:如果你们打算从一个全新的国家招收学生,而你们可能对这个国家的教育情况并不太了解,你们会怎么做?
 
  J:我们要找那些学术上优秀,这个波斯尼亚学生是一个特例,一般来说,我们会通过校友和学校的网络去了解那些国家。
 
  有些学校,他们从海外招学生,他们很可能会依赖教育中介机构(educationalcondultants),但安多佛不同。我们不依赖任何一个海外中介机构,我们依赖校友和家长。中国其实是个最好的例子。我们在中国的参考网络,是建立在校友和家长基础上。我们没有和任何教育中介机构建立联系,当然他们会给我们推荐学生,但我们不依赖他们做任何事情,比如从他们那里了解中国的教育状况。
 
  当然我们依赖校友和家长也是有基础的,安多佛是美国第一个和中国大陆有交换项目的学校。上世纪70年代,和哈尔滨工业大学。那些学生到我们这里呆了一年,然后他们去了美国的学院和大学。这些在上世纪70、80年代毕业的校友们,他们在上完大学和研究生后回到了中国,成为各行业的精英。他们会协助我们做调查,研究以及我们招收新的学生。就是这样。
 
  Q:我明白了,他们在整个招收学生的体系中其实处在非常重要的位置。
 
  J:校友和家长们很重要。安多佛也会去到这些地方,打开大门。我们相信,那些校友和家长们向我们推荐的学生有可能是最合适的,因为他们对我们想要什么样的人十分了解。他们会去到一些很好的学校,接触一些很好的学生,把他们带到我们跟前。这是我们和其他学校招收过程中一些不太一样的地方。
 
  Q:在申请过程中,一个学生要让很多人帮他写推荐信。这些推荐信有多重要,谁的推荐信比较有用?
 
  J:推荐信很重要。一般来说,会要一封英语老师的推荐信,和一个数学老师的推荐信。对于中国,英语更重要些,我们要找的学生,英语水平和哈佛的入学要求相当。这是我们另外一个与众不同之处。我们公开声明,我们要招的国际学生托福成绩和哈佛大学入学要求一样。这只是国际学生申请必须达到的基本要求。他们还要参加标准雅思考是,SSATSAT以及托福考试。
 
  Q:你们为什么需要数学老师的推荐信?
 
  J:我们想了解的是衡量学生之前学的是什么数学。安多佛有非常强的数学项目。我们有1100个学生在校,但是我们有21个等级的数学课程。我们知道世界各地数学课的水平和程度是参差不齐的,所以我们需要知道这个学生所处的数学教育环境是什么样的,他得到了什么样的教育,他在什么水平上。这样才知道招他进来他是否能达到我们的水准,拿到学位。在安多佛,你是必须拿到学位才能毕业的,拿到学位有一系列的要求,你必须达到标准。我知道有些学校可以拿一个类似于“结业证书”的东西。安多佛不行。
 

  安多佛学生的合唱队
 
  Q:如果一个学生有数学特长,得过数学竞赛的奖,是否意味着他更有竞争力?
 
  J:当然。不仅仅是数学,一个学生有某个科目的天分,当然意味着他更有竞争力,更有希望被录取。我们不只是有数学特长生,也有历史、英语和世界语言方面的特长生。我们做的事情是帮助那些学生获得成功,我们对于成功的定义首先是,他们是好人,会为他人考虑,他们在将来会赡养父母,会乐意为他们的社区贡献自己的力量。然后才是传统意义上的成功。
 
  Q:我听说你们也会要求父母写推荐信,为什么?

  J:我们想更多了解这个学生所处的家庭环境,我之前提到过。你知道有些学生必须在父母回来之前准备好晚饭,我之前和你提到过,这是个真实的例子。他的父母在推荐信里写,他们看到他每天做这一切时有多惊讶。父母会在推荐信里写他们对孩子的了解,他们认为孩子的长处和弱点是什么。我们做的只是在一开始就和父母建立联系。他们在申请中的陈述很重要,特别是当我们录取了这个学生之后,知道怎么才能给学生提供最好的服务。
 
  Q:如果他们不会读写英文怎么办?

  J:这不稀奇,经常有这种事发生。有学生父母不会写英文就写他们的本国语言。我们教授9种常用世界语言,可以找到人帮我们翻译申请材料。这是我们对待国际申请的方式。在我们的办公室里,有一些专门的人就是负责翻译材料的。比如说来了一份家长用中文写的陈述,那个人除了翻译,还得负责从教汉语的部门叫人过来复核。我们可以从学生的文章里看出他的英语程度,这样就刷掉了一大批人,从中选出一些有录取潜力的学生。就中国的情况来说,去年我们大约收到250份申请。最后我们告诉其中的一些人,因为我们感觉他们的英语不够强,我们无法录取他们。只有1/4的人,我们能说他们的英语技能是达到我们要求的。那很不容易。
 
  我们从来没对任何一个中国小孩失望

 


  来自中国的学生正在表演古筝弹奏
 
  Q:我们和一些新进9年级的中学学生聊过,他们虽然从中国来,但大多是毕业于国际学校,并且已经拿到了美国绿卡。
 
  J:这很有可能。我们有一些非常聪明和优秀的学生来拜访我们,度过了一整个夏令营,然后回到中国。一年后再来申请高中。他们不是从国际学校来,他们把英语当成第二门语言在学。但他们在申请前做过两到三年针对性的语言训练。他们不在国际学校念书,但他们在本土高中念书时付出了许多其他的努力。如果他们不做额外的语言训练,一般中国中学学到的英文是没办法跟上安多佛的英文课的。
 
  Q:我们知道那个女孩,她是北京来的。
 
  J: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们从来没有对任意一个中国来的小孩失望。这很了不起。使得我们在选择上很小心,也很困难,但我们永远不知疲倦。
 
  Q:但只有中国最优秀的学生才有勇气敢申请安多佛。
 
  J:中国学生非常非常优秀。他们是安多佛社群的礼物。他们来这里后都变成了非常好的学生。你要知道这是我们从250份申请中挑,只有1/4英语合格,差不多60-70个英语程度达标,在这些人中,我们根据我们各方面衡量的综合结果,只能挑出最优秀的2-3个录取,竞争非常激烈。但是挑选最优秀的学生也是我们如此成功的原因之一。
 
  Q:你们有扩大招收亚洲学生或是中国学生的计划吗?
 
  J:不会。安多佛很看重多样性。我们每年都会去中国,那是我们必须去的一站,今年也不例外,在几个星期之后。我会去东京、首尔、香港。去年,我们去了北京和上海。还有一些其他地方要去,我们会每年换一些地点。
 
  Q:你们每年的招生计划是如何确定的,国际学生招多少?
 
  J:现在,我们有8%-9%的国际学生,几十年来都是这样,没有变过。
 
  Q:在最近几年会变吗?
 
  J:我们不知道。目前,我们学校有来自固定几个国家的学生。我刚从拉丁美洲回来。我们很可能今年会招一个哥伦比亚波哥大的学生,也有可能会招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的学生。去年刚刚招了一个来自复活节岛的,一个来自巴西的,我们有一部分学生是来自西欧的,也有一些东非的,亚洲的。所以我们国际学生的范围很广,那是因为我们的招聘单位撒得很广。你们问“安多佛为什么能吸引到这么多国家的学生申请”,最关键的答案是:我们会出门寻找他们。今年从9月到明年1月,我们要跑70多个城市,进行招生宣传。我们从小有和家长那里得到许多帮助。
 
  Q:我知道你们在很多国家都和许多学校是友好学校。那么如果一个学生毕业于安多佛的友好学校,会不会更有利于学生的申请?
 
  J:我们和许多私立学校或者公立但有企业背景的学校是友好学校。你看过我们提供的课程和项目吧,范围很广,很深,这些东西是为那些能最好地利用它们的学生而准备的。友好学校毕业的学生并不一定具有优势,还是更看个人是否达到我们的标准。
 

  安多佛学院里的击剑课
 

  Q:问一个关于体育的问题。许多中国孩子的体育没有美国孩子好。我知道安多佛的体育很强,也很看重体育,那么你们是有多看重一个孩子体育方面的表现?

  J:如果是从录取的角度说,那应该是体育方面的才能。每个人都有一些他们擅长的东西,体育并不是美术、音乐或是戏剧表演或跳舞甚至社区服务或领导能力更重要。这些在申请中都是可以突出的亮点。体育,自然是我们看重的一个方面。因为我们有60多个体育项目,我们也要组建他们的队伍。
 
  Q:在你多年的面试经历里,你还记得第一个被你招进来的中国学生吗?
 
  J:哦那是很久很久之前了。1983或是1984年。一个男孩子。我记不太清了。
 
  Q:一般来说,你们一次中国行会面试多少学生?
 
  J:情况改变了许多,以前我们会面试很多,现在我们大量依靠校友面试,也会skype那些申请者。这一次,大概25个吧,一个星期。校友面试和我们面试的效力是一样的。
 
  Q:你在这个领域工作了这么多年,发现中国申请者有什么变化吗?
 
  J:有很大的变化。他们的兴趣比以前广泛了,以前,大多数申请者都是科学或是数学比较强,现在多元化了许多,现在可以看出,学校给他们提供的机会也多了许多。这是好事。
 
  Q:你觉得大陆学生和台湾、香港的有什么不一样吗?
 
  J:当然,我是说有些文化上的细微差别。但是从好奇心,求知欲,我得说一个国家的差别并不大。安多佛经营自己的传统已经许多年,学生从这里毕业,进入大学,回国,组建自己的家庭,或许已经延续了好几代,我们珍视这样的传统。
 
  Q:我觉得或许这就是你们在中国声誉这么好的原因?你们是否知道安多佛在中国家长心目中是美国排名第一的寄宿学校?
 
  J:我们很努力。在没有人去中国的时候我们就去了中国。就招生来说,安多佛也是第一家。而且我们会经营这种关系。安多佛十分看重这种关系。
 

 
  一名拿着撞钟的亚洲学生正在参加乐队演出
 

  Q:你们对前来面试的中国家长的印象如何?
 
  J:他们对我们十分好,不能再热情了。这些家庭并不一定很富裕。但有句谚语说的是“苹果不会落得离树太远”,有其父必有其子,那些伟大的家族出来的孩子确实有过人之处。
 
  Q:我觉得,一个中国普通家庭的孩子,要上安多佛是挺难的。
 
  J:确实是,一年接一年过去,因为我们对于英语的要求确实需要一些额外的英语训练。无论是学校的或是在家庭的。去上安多佛,或是去美国上大学也确实需要一定的野心,这在中国还没有在普通人中形成共识。从中国招收的学生几乎都是富人的孩子,不幸,这是事实。
 
  Q:对于国际学生,他们每人有导师吗?
 
  J:他们没有那种每人一个的导师,在安多佛,我们有晚自习的要求。从8点开始,对于新生来说,11点熄灯,他们有3个小时学习。你可以选择去数学楼或是科学楼或是写作中心或是世界语言实验室学习。这些晚自习楼会有老师。你不需要预约就可以和老师见面,聊天,谈心。我们没有一对一的导师,但你如果有人和困惑,可以在晚自习时间去找老师。这些老师同时也是宿舍管理员。
 
  Q:你能介绍一些安多佛的特色和强项课程吗?我们走访了一些学校,他们有些是比较注重写作,有些是跳舞比较突出,有些体育很强,安多佛呢?
 
  J:你不会从我这里听到我们擅长某个领域,我们提供超过300门课程,在广度和深度上几乎没有学校能比。我们再做的事情是尽可能满足学生的个人需求,他们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安多佛独有的“盲招”准则

  安多佛的音乐制作室
 
  Q:前两天,我去拜访一个学校,和一个LG家族的家长聊天。他告诉我韩国人很爱给学校捐钱,不仅是中国,大学也是。从你的角度说,同等条件下,你们会考虑可能的捐赠而将录取机会给富人的孩子吗?
 
  J:这个我要好好说一说。在安多佛,“盲招”是招生准则(needQlind),就是说,不考虑学生能不能付得起学费,只要符合我们的标准就招。这意味着我们在整个招聘面试过程中是不知道学生的家庭状况的。在申请中,招生官和学校的老师要对阅读学生材料并进行投票。哪怕是学生的家长给学校捐了一大笔钱,到这个学生被录取之前,他们都不会知道。
 
  Q:但是这个政策对私立学校而言难道不是很大的风险吗?
 
  J:话是没错。但是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我们从2008年开始实行“盲招”政策后,对比以前,招进来的学生,反而有更多的家庭付得起学费
 
  那是个很有趣的现象。这是家庭们为什么选择安多佛的原因。富人们希望他们的孩子进入一个凭能力就能进的相对平等的学校,而不是那些有钱就能上的学校。这让安多佛显得十分特别。我们也给许多交不起学费的学生奖学金,这或许是最值的一种投资。
 
  Q:看起来“盲招”政策还是很成功的。
 
  J:我们是唯一一所这样做的学校。有许多家长会关心我们学校学生毕业后的去向,这些数据都在我们的网站上公开。来安多佛读书,并不仅仅是为了进常春藤或是其他好大学,那只是教育的副产品而已。在这里读书本身就是一种经历,甚至值得写上简历,我们有2.2万的校友分布在世界各地。校友拥有对校友的信任和肯定。
就估计有1000个核数、保险及会计专业职位的空缺。

  Collective Technical Recruitment高级招聘主管马哈(Trevor Mahl)表示,今年各行业在招聘人手方面都面临挑战,估计在明年更加吃紧,其中以油砂、建筑及金融财务方面,更难找到合适的人才填补适当的位置。为此,他鼓励其他省份有兴趣的人士不妨到亚省来。



资讯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陈中颖